后现代性

2018-03-03

今天心血来潮研究了一下后现代性。如果我没搞错的话,后现代是理性主义的对立面,起源于康德的纯粹理性批判,即我们的理性限于经验。之后有福柯,他认为癫狂不应该被医院(权力)压迫。癫狂本应该是一种自然状态,然而权力用知识(理性)合理化其压迫。在当今这就是生育政策、同性恋、网瘾和知识的关系。

福柯认为知识和权力是硬币的两面,具有知识的人掌握了权力(你的医生、老师、议员、上司),而权力又让他们可以定义知识,什么是对的、什么错的,权力创造了监视,你的父母、老师、政府、摄像头、大数据、人工智能,即便他们不在场,只要你「以为」监视存在,权力的目的就达到了,因此你被权力规训,也因此根本没有「自由主义」。

虽然我是社会学和哲学的门外汉,但福柯的思想让我很受启发。比如计划生育,支持方认为计划生育是为了国家富强家庭和睦,因为深奥的理论和模型告诉我们,计划生育刻不容缓。再比如征税,同样是政府用知识合理化暴力征税,我个人觉得最讽刺的是烟草税,烟草税为什么高?根本不是政府做好事让你少吸烟,而是吸烟作为成瘾物,价格再高,吸烟者还是会买,政府可以从中获得大量税收而不损失名声,当然啦,政府会用吸烟有害健康为自己背书,福利经济学把这合理化为不影响社会整体福利,知识合理化了权力。

福柯是法国人,啊,看看巴黎混乱的街头以及我在巴黎被抢的钱包,法国人能有如此感性的思想真的毫不奇怪。粗浅地看,我认为后现代性是我们认识世界的一种方式,我们不可能放弃理性和逻辑,但后现代性是对理性至上态度的警告。不负责任地说,正因为我们逻辑的不自洽和不理性,才让这个社会充满「乐趣」。